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149節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我已經和你的徒弟說過了,偷走的東西一件不少的全部還回來,弄丟了的,扔了的,賣掉的,那么就買新的補償。”我說道。

    “就這樣?沒別的了。”馬九爺不確定的問道。

    “就這樣,不需要別的。”我點頭道。

    “那好吧,等一下,我叫人過來和你接洽,他會和你處理好這件事情。”馬九爺朝一旁說道,叫了一個人名,說把那個人叫過來。

    站在馬九爺一旁的那個小九爺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垂著腦袋,咬著牙,他本以為自己的師父來了,能給自己撐腰,可是現在看來,師父竟然要搞不定,感受著小手指的一陣陣鉆心的刺痛,他心里泛起苦水,嘆了口氣。

    “好了好了,其他人都散了吧,該干什么干什么去。”馬九爺朝四周擺了擺手,驅散了聚在這里的一群賊。

    不一會兒的工夫,就有一個人從門外進來了,是一個六十左右歲的老頭,微微的駝著背,咧著一嘴煙熏的黃牙。進來后,就徑直的走到了馬九爺的身邊,問道:“九爺,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辦?”

    “老張,你陪著這位小兄弟一起去,置辦東西,他要什么,你就買,不用多問。”馬九爺說道。

    老張點了點頭,然后抬起頭,看向站在面前的我,他抬起頭看向我,當看到我,他先是眼經歷透著迷惑,很快,他直起腰,尖聲道:“是你!”

    我看著面前的老張,心中悠然一動,竟然是“老熟人”,不正是在火車上碰到的那爺、兒、孫三個小偷中扮演爺的那一位嗎!

    “嗯?老張,你認識他?”馬九爺詫異道。

    老張看到我,似乎又想起那次可以說是堪稱最失敗的一次偷竊,神情有一瞬的難堪,聽到馬九爺的問話,他遲疑了,點了點頭,小聲的說起了那次火車上的遭遇。

    第301章 大水沖了龍王廟?

    馬九爺聽著身邊老張講起那次火車上的經歷,聽到不僅東西沒有偷到,反而被算計到了,被抓了一個現行,馬九爺神色間有一絲微微的訝然。

    “當時,火車上和他同行的一人說起過您的名字,好像和您認識,說了你的名字。”老張思索著說道。

    “認識我?”馬九爺摸了摸下巴,倒也沒有什么表示,他雖然小偷起家,是不入流的下九流,可是,他把小偷做到了極致,成了賊頭,地位就不一般了,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哪個敢不給他面子?認識他也正常。

    當問起名字,老張搖了搖頭,說:“我不清楚,只知道他姓蔣。”說這話的同時,抬眼看向我。

    “姓蔣?”馬九爺不為所動,他認識的和認識他的姓蔣的多了去了,他怎么知道是哪一個。

    老張忽然心思一動,繼續說道:“對了,他說,您老給他遞過帖子,我當時沒有相信,只當他是亂說。”

    “姓蔣?遞過帖子……”馬九爺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擰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能夠讓他主動遞帖子的就那么幾個人而已,而且那人還姓蔣……突然,馬九爺的眼角抖了一下,脫口道,“是他?”

    然后他又抬起頭來,看向立在他身前幾步開外的我,疾呼向我問道,我和蔣二龍是什么關系。

    “我老舅,有什么問題嗎?”我說道。

    得到了確認,確實是自己心中所猜測的那個人,馬九爺先是身體一震,臉上露出有些古怪的神情,然后哈哈一笑,站起身,過來拍了拍我的胳膊,十分熱情的說道:“原來你是二龍兄弟的外甥,怎么不早說,差點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我挑眉看著他:“你認識我老舅?”

    馬九爺笑容滿面的點了點頭:“當然認識,見過兩次面,也相談甚歡,你老舅的本事我可是一直非常佩服的,也難怪你這么年輕,就有這份本事,是他的外甥,也就不足為怪了。”

    站在一側的小九爺看到自己的師父突然對砸的廢掉了自己一根小指的人這么親熱,心中一陣恨恨,有些不平衡的出聲說道:“師父,他砸斷了我的一根小指。”

    馬九爺聞聲,回過頭來,神情略有不耐的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大致了解,這一次,是你行事太過魯莽了,這一次,就當做教訓吧,也讓你認清江湖的險惡,不要認為,你是我的徒弟,就可以任意而為。”

    馬九爺和我寒暄了幾句,問了問老舅的近況,然后就離開了,在臨走之前,吩咐那個老張,讓他負責善后。

    那個老張一直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像是一個忠實的老仆一般,微微的低著頭,等到馬九爺和他交代完了事情,他點了點頭。

    雖然他臉上神情淡淡,可是心中早已經驚起了一層駭浪,因為他了解馬九爺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動了殺心的時候,喜歡摩挲小手指。

    在進來小禮堂,見到自己最小也最疼愛的徒弟的時候,馬九爺摸了摸小指,在自己突然出手卻被擊退后,又摸了摸。

    可是,在自己說完了火車上的情況后,卻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逆轉,從那神情,從那親熱的樣子上看來,哪里是要下狠手,這看起來簡直比對自己親外甥還親。

    聚在這里的一眾小偷都被驅散了,那個小九爺也垂著腦瓜和馬九爺離開了,頓時,不久前還十分熱鬧的小禮堂空曠了,也安靜了一下。

    “那個小李先生,既然馬九爺吩咐了,那我就和你去,需要賠償什么,一件都不會少的。”馬九爺離開后,老張湊上前來,笑呵呵的說道。

    我看著眼前第二次見面的這個老張,點了點頭,然后和他說起,寢室的三人被偷走的東西,老張毫不含糊的點頭,說明日前必定能夠親自送過去,絕對不會少一丁點。

    “還有那個保安大哥的家,也被你們的小九爺報復的搬空了,不過東西聽他說都已經扔進了垃圾場,而且,他也已經答應了,賠償新的。”我看著他說道。

    老張釋然一笑:“可以,就這么辦。”

    我自然是不清楚那個保安強子的家都被偷走了什么東西,索性,讓老張和我一起去強子的家。

    當來到了強子的家,敲開了門后,是強子開的門,他見到我似乎有些詫異,看了一眼我身旁的老張后,還是開了門,迎我們兩個進了屋子。

    “你倆有事嗎?“強子穿戴整齊,手里還拎著一個保溫桶。

    “你這是?”我疑惑道。

    強子苦笑一聲,說家里現在這個樣子,他媽看了后,上了一股火,住醫院了,他正打算去醫院照顧。

    我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的告訴他,他家丟的東西全都找回來了,找不回來的也會給他買新的補充給他。

    “啊?你說啥?丟的東西找回來了。”強子吃了一驚,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我。

    這件事情解釋起來有些麻煩,如果解釋給他聽,他也未必能夠聽得明白,我索性也就不解釋了,只是告訴他我說的是真的,讓他寫一下,他們家里都丟了什么東西。

    強子看著我的眼神,像是看一個剛從精神病院里跑出來的環著一樣,也難怪他這么想,東西丟了之后,就沒抱著能夠找回來的心思。

    可是過了一天時間,就有人跑到面前告訴他東西找回來了,而且這個人還不是警察,只是一個學生,他怎么可能相信?

    見到他抓耳撓腮,不肯相信的樣子,我和他說,機會可給他了,要是不愿意接受的話,那就算了。

    “別,別,我寫。”強子心中雖然感覺這事情有點滑稽,不靠譜,可是也照著辦了,從隔壁借來紙和筆,蹲下來,刷刷的寫了起來。

    一開始他只寫了丟失的重要物件,比如衣柜,錄音機等之前的東西,至于零碎的小物件都沒有寫,我提醒了他一句,丟的東西全都寫上。

    老張在一旁看著,也一直沒有說話,神情也很淡然。

    一張紙,強子寫了滿滿的一篇子,遞給了我后,我看了幾眼,然后又轉交給了老張,老張拿到手,對我笑了笑,說如果不出問題,明天就應該能夠處理好的,說準備好,會通知我的。

    強子站在門口目送我和老張離開,等我倆走了很久,他還有些莫名其妙的站在門口,過了好一陣子,才搖了搖頭,鎖門離開了。

    看起來馬九爺的話還是挺奏效的,不僅偷東西,還東西也很利索,當我從強子那里回到學校,剛到寢室不一會兒的時間,就來了一個人,手里拿著一個兜子,敲開了我們寢室的門,那人也不多說話,把兜子交給了我之后,扭頭就走了。

    我打開兜子一看,里面裝的東西不正是他們三個丟的嗎,一沓錢是小彬的生活費,一塊大飛的手表,還有海哥的……

    “給,這是不是你們丟的?”

    當我把東西一一還給他們三人,三個人拿著失而復得的東西,全都怔住了,極度驚詫的看著我。

    大飛仔細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訝然道:“哎,還真是我的那一塊。”

    小彬拿著那一沓錢,數了一邊,撓撓頭,看向我說道:“我這錢……”

    “少了?”我問道。

    “沒少,好像多了三百。”小彬撓撓頭,笑了笑,說道。

    三個人的東西一件不少的都找了回來,可以說是皆大歡喜,都問起我是怎么找回來,我就簡單和他們說了說。

    他們聽到我一個人闖進了四五十號人的賊窩里,全都一陣擔驚后怕,海哥更是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我太魯莽了,萬一我出了意外該怎么辦,他們丟的這點東西不重要,如果我因為這件事出了意外,他們心里會更難受。

    “老三,海哥說的對,這件事情,你的確做的有些魯莽了,真是不敢想,那么多人……如果我遇到四五十人,只怕一人一口唾沫,都給我淹死了。”大飛坐在床上感嘆道。

    “這件事情沒你們想的那么簡單,不單是你,你們也應該聽說了學校保安大哥家被搬空了的那件事情了吧,其實,也算是受到了我的連累,所以,就算是四五百人,我必須得去!”

    他們三個都不清楚事情的真正緣由,所以當我和他們說了,只因為保安強子踢了那個小偷一腳,就被偷空了全家后,都同仇敵愾的罵了起來,得知,那個小九爺被我砸斷了手指,服了軟后,又感到一陣痛快。

    “砸的好,還小九爺?真是笑話,他一個小偷,竟然敢稱爺!”小彬憤憤的說道。

    小彬的錢多出來三百塊,不用說,不會是無緣無故的多出來的,肯定是故意多加的,小彬拿出那多出來的三百塊,一揮手說請我們吃燒烤,笑嘻嘻的說,反正不是自己的錢,花起來痛快!

    老張說過很快就會有結果,的確很快,第二天還未到正午,老張就親自來找到了我,說紙單上的東西,一樣不少的籌備好了,等著我驗看一眼,然后就會送回去。

    第302章 奇怪的笑容

    我和老張一路來到距離保安強子家不遠的一條街道上,那里靠邊停著一輛卡車,卡車的車斗上罩著一張黑色的尼龍布。

    兩個小青年正靠在車旁吸煙,見到老張過來,二人急忙上前,都躬著身點了點頭,叫了一聲張叔。

    “把苫布掀開。”老張朝著兩個小青年吩咐了一聲,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來遞給了我。

    我接過那張紙一看,正是那張記錄著被偷走的東西的那張紙,上面除了強子的筆跡,還畫了紅色的對號,似乎是對照著一樣一樣置辦的。

    兩個小青年爬上爬下的將那塊黑色的苫布卷了起來,很快,車上的所有東西都呈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抬頭一看,點了點頭,然后走上前去。

    這個卡車不小,車斗上不僅裝滿了,而且還摞起來很高,上面裝的東西有多又雜,簡直能夠看花眼,就像是一個賣雜貨的一樣。

    我靠近后,一看大衣柜,飯桌,廚房用具,應用僅有,而且幾乎全都是嶄新的,應該是剛買來的。我隨意的對照了一下,幾乎不用看,就能夠確定,上面的東西,只會多,不會少。

    “這上面的東西大部分都是新的,而且有一些是紙單上沒有的,因為我想,時間倉促,那個保安可能寫不全,所以就添加了進去。”老張瞇著眼說道。

    當車開到了強子家的門口,我和老張再一次的敲開了門,這一次開門的不是強子,而是一個女人,看起來應該是強子的媳婦,正手里拿著一塊抹布,似乎正在打掃屋子。

    她見到我和老張,警惕的問了一句:“你們有什么事嗎?”

    當我說明來意,是來找強子的,她告訴我倆,強子還在醫院,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正說著話的同時,強子就一臉疲憊的回來了。

    他走到門前,見到我倆,怔了一下,然后邀請我倆進屋,當進了門后,他和他媳婦嘟囔了一句:“是不是搬來新鄰居了,我看門口停著一輛車,上面拉著不少東西。”

    強子媳婦抱怨了一句:“別人搬家,咱們家是被搬,哎,這叫什么事啊。”

    強子神情一黯,嘆了口氣,有些尷尬的看了我和老張一眼。

    “強子大哥,外面那輛車,你看到了?”我問道。

    “看到了啊,啊,對了,你們兩個怎么又來了,還有什么事?”強子是真的糊涂了,不知道為什么我一次又一次的來到他家。

    “沒別的事,就是把你丟的東西找回來了,那輛車上的東西就是賠給你的。”我指了指窗外,透過窗戶就能看到的那一車東西。

    強子愣住了,強子媳婦也停下了手里的擦拭,都露出那種既十分驚訝,又很難以相信的神情來,看向了我。

    “你說……那車東西,是給我家的?”強子慢吞吞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說了聲不錯。

    強子順著窗戶看了一眼,有些疑慮的說道:“那也不是我家丟的東西啊,車上那都是新的。”

    “嗯,你家的那些找不到了,所以只能買新的了,出去看看吧,如果沒問題,就搬進來吧。”

    強子和他媳婦對視一眼,都跟了出來。

    到了樓下后,兩人都來到車斗旁,看著車上滿滿的嶄新的家具和生活用具,都神情十分的怪異。

    老張也過來,說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現在就可以找人幫著搬進去。

    強子來到我和老張的面前,五官都糾結在了起來:“這……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啊?”

    “事情有些復雜,一時間也說不清楚,先把東西搬進去再說吧。”我對老張說道。

    他點了點頭,然后對那兩個小青年招了招手,拉兩個小青年匆匆離去,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找來了將近十個人。

    我搭眼一瞅,都隱隱有些眼熟,似乎正是昨天在那小禮堂出現的一幫賊偷中的一部分。

    這些人見到我,神情也有些不對勁,似乎隱隱有些畏懼的樣子,站在一旁,不愿意湊近過來。

    老張一聲令下,這些平時只從別人家搬東西的小偷開始從車上把東西搬進別人家的門,只怕,這種精力還是這輩子頭一次。

    這些人也不愧是干這一行的,估計和專業的搬家公司有的一拼,一個百斤沉的沙發椅,一個人就能抬著走,身子不晃,大氣不喘。

    強子和他媳婦就站在一旁,看著一群陌生的人,把一件件嶄新的家具往自己家里搬運,感覺像是做夢一樣。強子幾次想要上前說些什么,可是都被他媳婦給拽住了。

    不到一個小時,滿滿的一車斗的東西就被搬空了,全都運進了強子的家,當再次回到屋子里,我一看,心里還真有些佩服了,這些人不僅把東西搬進來,而且還把一件件家具按照很正確的位置白的十分妥當,原本空蕩蕩的房子被添的滿滿當當的。嶄新的一件件家具,锃明瓦亮的鍋碗瓢盆……

    我對老張笑了笑:“我看你們的人干搬家很有前途啊,不如改行吧。”

    老張臉上少見的有些尷尬,支吾了一聲,沒有說話。

    “東西有沒有少什么?”我向強子問道。

    強子看著這一屋子的東西,還沒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當聽到我問他話,他一哆嗦,搖了搖腦袋:“沒,沒少什么了。”

    強子媳婦摸了摸客廳里擺放的嶄新的家具,感覺像是做夢一樣,自家的東西她是清楚的,都是結婚的時候購置的,現在孩子都上中學了,都破的不成樣子。

    被偷了,本來很難過,可是現在還回來的,卻都是新的,這一來一回,不過兩三日的時間……

    強子回答完我之后,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眼睛看著屋子內的一切,他驀地怔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嘴,指著靠墻擺放的一個東西,說道:“我家沒有那個……”

    我抬眼一瞅,是一臺還沒開箱的電視機。

    我看像老張,老張說他以為是漏下了,所以就買了。

    這時候,強子媳婦過來,拉了拉強子的衣袖,使著眼色說道:“強子,你是不是糊涂了,咱家咋沒有電視機呢,雖然有些年頭……”

    強子甩開了他媳婦,豎眉瞪眼的說道:“咱家啥時候買電視機了,你咋能說瞎話呢!”

    然后他不理他媳婦的臉色,然后一臉認真的對我和老張說:“我現在也不清楚發生了啥,可是我知道,你們是在幫我,我很感謝你們,真的很感謝你們,別聽我媳婦的,我家沒電視機,你們搬走吧,不能讓你們吃虧,說實話,我家被偷走的都是破爛,現在還來這么多新的,我心里都過意不去。”

    我看了眼強子,側頭看向老張,畢竟這些東西都是老張買得,老張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既然買了,就留下吧,算是對你們家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的道歉吧。”

    事情已經辦妥了,我和老張也決定離開了。強子一路送了出來,在我要離開的時候,他再一次的問我,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是真的糊涂了,他說要是不把事情說清楚,他心里不踏實,晚上都得睡不著覺。

    “那好吧,我就和你說一說。”我站定后,和強子說起了這件事情的緣由,那個小九爺是為了我而來,否則,強子也不會碰到小九爺,更不會踢那一腳,總的說來,算是受到了我去的牽連。

    強子聽完后,雖然還有很多疑問,可總算是明白了,大概了解了這一切,然后又感謝了一番,還拉著我,要留我吃飯,好好謝謝我。

    正當我猶豫留不留下來的時候,手機響了,接聽后,讓我心中一喜的是,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时时彩360走势图 排列三组3组6什么意思 威廉希尔欧洲即时赔率 天津快乐十分奇偶走势图 浙江20选5基本走 日本东京热阿V 新疆11选5走势图360 巨人财富 步行者vs魔术 湖北11选5投注 新浪体育国际 什么是篮球比分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任五遗 福彩3d和值分布走势图 西宁红灯区几点关门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61开奖结果查询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