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51章 最后決戰(1)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路遠開著豪車離開公司之后,羅紹陽久久不能平靜。

    這一個月來羅紹陽操作的股票本來極其順風順水,賬面贏利已經接近三倍。如果路遠今天不來,羅紹陽都已經快忘了還有這樣一個對手存在。但是今天路遠開著價值幾百萬的豪車,而且還了自己四百多萬的欠款,又讓羅紹陽覺得摸不出路遠的實力了。

    由于自己大部分資金都已經投入到了股市里,手里現金非常少,羅紹陽思考良久,開始給各方打電話籌集資金,準備應對路遠的挑戰。

    12月3日。

    路遠很早就開著那輛嶄新的瑪莎拉蒂來到了證券交易所。不一會兒,易天行和易燕也來到了這里。倆人看到路遠的豪車,很是吃驚,易天行指著車問路遠道:“這……是你買的?”

    路遠笑著低聲道:“朋友剛買的,先借過來用幾天。”

    易燕聽了在旁也笑了起來,道:“是啊,面子重要啊。”

    三人正說著話,一行小型車隊開了過來,為首的正是羅紹陽駕駛的那輛路虎。自從那天路遠說今天要和他決勝以來,羅紹陽做了很多的準備,今天帶著這么多人來也是給自己造勢,首先就要在氣勢上壓倒路遠。

    羅紹陽一隊人停好車,走到交易所門口,看到路遠三人正站在瑪莎拉蒂旁。羅紹陽走了過去,先圍著車轉了一圈,然后道:“那天在我公司走了后,我就聽員工們說你是開著輛豪華車來的。不錯,車是不錯,不過,過了今天,它可能就不屬于你了。”

    路遠盯著羅紹陽道:“那不見得,我已經知道你做哪只股票了,今天我要把你操縱的股打到跌停盤上。”

    羅紹陽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叫妄想,我勸你還是留著你那些錢,吃吃玩玩去吧,比白白扔在這里要好很多。”

    路遠道:“這句話其實應該我對你說,我最后再跟你說一次,你現在撤出這只股票還來得及。”

    羅紹陽哼了一聲道:“既然你非來送死,我也沒辦法。我以前在一部電視劇里看到過這樣的情節,股斗時上場的雙方都先抽張撲克比大小來測試一下運氣,怎么樣,你要有興趣我們也來試一下?”

    路遠冷笑一聲:“請便。”

    羅紹陽轉頭讓跟隨的人去買副撲克牌。原來,他對前兩天路遠還了四百多萬的欠賬很是迷惑,今天又親眼看到了路遠開的價值二百多萬的豪車,他不清楚路遠怎么突然有錢了。雖然嘴上說得很硬,但是心里還是缺乏底氣,還是想借抽撲克來決定一下今天的操作,畢竟他不是一個沒有理智的人。

    不一會兒撲克就買回來了。羅紹陽撕開包裝塑料紙,把撲克拿出來洗了洗,然后把牌遞向路遠。

    路遠看了一眼羅紹陽,手放在撲克上猶豫了一小會,然后從里面抽出來一張。

    等路遠緩緩地把牌翻過了之后,他心里一涼,而羅紹陽和他隨從的人卻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原來路遠抽中的是方片2,是所有撲克牌里最小的一張,也就是說無論羅紹陽抽中什么牌,都會比路遠的牌大。

    羅紹陽笑罷,對路遠道:“按說我抽不抽牌都已經贏你了,天意都是如此,你還掙扎什么!不過我還是想抽一張看看,能贏你多少。”說完,從中抽了一張牌,抽出牌后并沒有把牌翻過來,而是小心翼翼地裝在了西裝的內側口袋里,“這張牌等今天收盤之后我再看,到時我會去你那間操作室找你的,讓你看看到底能贏你多少點。”羅紹陽抬起手,看了看手表,道:“現在我們進去吧,快開盤了,我們倆的大戲馬上開始了。”

    路遠三人也跟著走了進去。進了交易所三樓的大戶操作室內,路遠坐在沙發上愣了一會兒,才打開了電腦。易天行在旁邊看路遠情緒似乎不太對,以為他因為剛才抽到那張方片二而沮喪,便過來拍了拍路遠的肩膀,道:“物極必反,否極泰來。你抽到最小的那張牌,可能是預示著你今天到了轉折點。”

    路遠道:“你誤會了,我不是為抽到那張牌而不爽。是因為剛才羅紹陽在抽牌時我突然對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種預感讓我有些害怕,不知道羅紹陽如果今天被擊敗后會不會做出想不開的事來。”

    易天行道:“這么說你今天有了必勝他的把握?”

    路遠道:“談不上必勝,只能說我有立于不敗之地的把握。至于今天能不能擊敗羅紹陽,還需要關鍵一環出現才可以完成。如果這個關鍵一環不能今天出現,就不可能擊敗羅紹陽,但是我也不會失敗。”

    易天行問道:“這樣最好,但這個關鍵一環又是什么?”

    路遠神秘地笑了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這個關鍵一環只是我的一個推測。”

    說話間,股市已經開盤。路遠把電腦屏幕切換到500022計風農具這只股票上,神色坦然地看著股價的波動。

    今天計風農具延續前兩日大幅飆升的行情,繼續高開高走,只一會兒工夫,就漲到了94.46元,漲幅已到了7.62%。

    易燕在旁邊咋舌道:“這只股票怎么這么貴啊?”

    路遠道:“這是創業板股票,盤子比較小,也容易控盤,所以原來很多炒權證的資金都轉做創業板了。”

    易天行指著屏幕上還在不斷飆升的股價道:“今天盤面局勢這么好,難道你想把這價格砸下去?”

    路遠笑道:“你現在也能看盤了。不錯,現在我就要試試盤面的深淺。”說完,進入交易系統,掛出了二百手賣單。

    二百手在接近百元的股票里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賣單了,但是這個單子一掛出來,瞬間就被人吃掉了。

    路遠心里暗暗高興,又掛出了二百手,又是瞬間被秒掉。

    雖然被秒殺,但由于連續掛出大賣單,有些散戶以為有大戶在出貨,一時間,許多賣單也都蜂擁而出。

    路遠似乎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看到目前股價走勢和自己預判的一樣,暫時也不操作股票了,把身子往靠背上一仰,更加舒服地看著電腦屏幕。

    易天行在旁邊一直有疑問,看到路遠這時沒有操作股票,便問道:“這剛剛賣掉的四百手按目前的市價就是三百八十多萬,你是什么時候進入這只股票的?”

    路遠道:“我手里一共有接近三千手計風農具的股票,我想應該夠我今天砸盤了。至于我什么時候進入的這只股票,等到收盤后自然就知道了。”

    易天行搖了搖頭,也不再說些什么。

    羅紹陽專用操作間里。

    里面只有羅紹陽和一個操盤人員。那些和羅紹陽一起來的隨從,都被打發到另外一間屋里喝茶去了。

    看到連續有人掛出二百萬的大賣單,羅紹陽已經猜到很可能是路遠賣的,目的就是為了砸價。所以就以很快的速度掃掉,但是后面那些源源不斷的小賣單出來后,羅紹陽就停止了買入。一旁的操盤員有些不解,問羅紹陽為何大單出來時要掃掉,而小單出來時卻不管了,任憑股價下落。

    羅紹陽道:“這個大單是堅定的賣者,我掃盤是給他傳遞一個信息,今天他出多少我都照單全收。小單只是一些墻頭草,正好借這個機會順勢把他們清洗掉。”

    二十多分鐘過后,剛才路遠賣盤帶出來的恐慌盤漸漸被消化干凈了,股價又開始慢慢攀升。不一會兒,又到了94.46元。

    路遠看著價格上來了,又掛出了二百手賣單,瞬間被掃。再掛二百手,又被掃掉。

    連續四次在同一價位上掛出二百手賣單,又引出來了一群拋售者。

    羅紹陽看電腦屏幕哈哈大笑,道:“這個路遠,這樣做正好幫我洗盤,倒是省得我對敲了。”說完便指示操盤員,把這次拋售的單子全部用拖拉機單吃掉。

    等到股價第三次到94.46元的價格時,路遠又連續掛出兩次二百手賣單。

    這次引出來的賣盤更大了。因為關注這個股票的人都注意到了,只要這個股價一到94.46元這個價格時就會有大賣單出現,于是大家都認同了一件事:確實是有主力在這個價格上出貨。這樣一來,有一些持倉量相對較大的一些散戶也加入拋售的人里來了。

    羅紹陽看著不斷涌出的賣盤里還夾雜著一些大單,冷笑道:“賣吧,賣吧,等會兒我讓你們這些賣掉的都吐血。”

    一分鐘過后,羅紹陽便對操盤員下達了掃盤的指令。只見一個一千手的大單直接把股價拉升到了94.60元,隨后股價直線上升,一直到95元的整數關口。

    易天行在路遠身后,看著股價如此飆升,說道:“我感覺今天這盤面是砸不下去了,不如今天放棄原計劃,以后再做打算吧。”

    路遠皺著眉頭,沉默了一會兒道:“羅紹陽竟然出了千萬的大單,看來手里的資金還真是不少呢。我剛才在估算羅紹陽今天大概用了多少錢。看今天的盤面,確實砸盤有些困難,但我還想繼續試試,畢竟還有接近兩千手的籌碼在手里呢,我倒要看看羅紹陽是不是能接得動。”說完看了看一直坐在沙發上不說話的易燕,微笑著問道:“你怎么自從進來后一句話也不說?”

    易燕臉紅了一下,道:“我知道今天很關鍵,所以有些緊張。再說我又不懂股票,怕說話會影響你的思路。”

    路遠站起身,在飲水機上接了杯水遞給易燕,道:“不會影響的,今天我們不會像上次一樣,會大獲全勝的,你就放心吧。”

    易燕接過杯子,朝著路遠使勁點了點頭:“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計風農具的股價在95元的整數關口上下小幅度震蕩了一會兒,便開始橫盤了。

    羅紹陽在拉升股價的時候,本意是想讓路遠直接出來做一番面對面的較量,然后以自己雄厚的資金把對方砸盤的籌碼通通吃凈。但是現在拉升時,卻沒再出現大單,知道路遠現在手里肯定還有砸盤的籌碼,現在不動或許是在等機會。便把拉升的步伐降了下來,小心觀察著盤面。

    路遠這邊也沒有做任何操作。到上午收盤時,價格仍然在95元附近,上漲幅度約為8%。

    下午一點開盤,路遠連續在賣一、賣二、賣三的位置上分別掛出二百手、三百手和四百手的賣單。中午開盤時本來賣盤就稍多一點,這樣幾個單子一出來,又引來了一些賣單。

    羅紹陽耐心地以幾十手的買單連續吃進,想造成一種主動性買盤增多的假象。果然,這種手法起到一定的作用。羅紹陽注意到:在自己掛出的單子之外,明顯有了外來資金介入。四五分鐘過后,路遠掛出的這九百手的賣單就被全部蠶食。

    易天行在一旁看了看路遠,他依舊是神色坦然,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易天行大致一算,現在路遠已經賣出了二千一百手的計風農具股票,按照路遠所說,手里一共有三千手,那么現在手里只剩下九百手了,而現在股價依然有上漲的趨勢。

    羅紹陽在屋里抽著煙,笑瞇瞇地看著盤面道:“就這點籌碼還想狙擊我來坐莊,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一旁的操作員道:“會不會這個路遠還有什么后手?

    羅紹陽道:“有個屁后手。這個路遠大概是幾天前才搞到些錢,這幾天滿打滿算他也吃不了多少籌碼。今天的大單子一共是出了兩千多手,估計絕大部分是他的,他也剩不下多少了。”

    13點45分,路遠把手里所剩下的九百手計風農具的股票全部掛了上去。緊跟著,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一些百手大賣單也都瘋狂涌了出來,來勢極其兇猛。一會兒工夫,股價就下跌了三個多點。

    羅紹陽緊張地指揮著操盤手不停地買進,一邊計算自己手里剩下的資金,當上方的賣單逐漸減少股價又開始向上時,這才松了一口氣。

    易天行看到路遠把自己手里最后的籌碼砸出去后,只是暫時取得了一點效果。現在股價回頭上漲了,而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卻無能為力。

    路遠見現在已經不能左右局勢,就站起身來,拿著進門時羅紹陽買的那副撲克,坐到茶幾旁擺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时时彩360走势图 新疆11选5玩法说明 疯狂飞艇是官方的吗 京香julia 河北11选5绝杀技巧 竟彩 彩票开奖浙江十一选五 一定牛吉林十一选五 上原亚衣番号 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天津快乐10分钟开 江苏11选5*结果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极速飞艇公式技巧 苍井空在线A级观看网站 彩票大乐透 国语卡通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