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六百六十九章 撈尸人之鬼三通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九章 撈尸人之鬼三通

    那條巨蛇看示威不起作用,顯然是憤怒了,蛇頭猛的抬起,來了個高空俯沖,直奔車五撲去。

    車五向后退了一步,那條大蛇撲了個空,車五又提起長劍,但并沒有做劈砍的動作,反手用劍柄擊中了大蛇的腹部。那大蛇在地上滾了兩圈,就不動了。

    我暗暗咋舌,好凌厲的手法,劍柄正好擊中了大蛇的‘七寸’,使那條大蛇昏死過去。

    車五擺了擺手,示意我過去,我小心的走了過去,越過那條大蛇,看樹后還真有一個穿紅肚兜的小孩,笑盈盈的望著我們,剛要說話,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七品葉昨天交代我說凡是五品以上的山參都會土遁,得慢慢靠近,然后大喊‘七品葉,棒槌’相當于定身法,破了這參王的土遁,然后把穿好的針線纏在那人參娃娃身上。再用人肋骨慢慢挖。

    我喊完之后,忐忑的走了過去,以前只是聽說,今天算是見到妖精了,這些都是我以前沒有見過的,對于顧惜朝的神秘我是毋庸置疑的。

    跟小孩一模一樣,這要是熬湯,怎么下的去鍋。

    天空星月遮掩,風云驟起,像是在為這現世的絕寶哀嘆,山風吹的我不住的向前挪動。

    望了望天,半蹲在地上,撩去一層浮塵,小心的用肋骨層層掘開沉積千年的累土。再看那株七品葉人參已然不再是當初人參娃娃的摸樣。

    一簇紅冠立于頭端。俗話說,三年成參,七年為寶,這株參王卻在千年的凄風苦雨中飄搖,歲歲朝朝。

    我的手不住的顫抖,沒想到這么容易就尋到這千年參王。‘啪’人骨斷裂的一瞬間,那株參王也脫土而出,七片翠葉在隨風擺動,圓珠鑲嵌其上,全當點綴這副完美的胴.體。

    我捧著這株參王,物華天寶不足以論其形、容。曼霜呆望著我手中的參王:“這就是七品葉參王?”

    我點了點頭,卻看到車五拿長劍的手在顫抖,長吸了一口氣,眼神無比貪婪。一道閃電劃過夜空,我突然被驚醒,原來這車五想搶這株參王,我忙把參王護在身后,車五托著長劍步步緊逼。

    我邊后退,邊問道:“你要干什么?”

    “呵呵,這是第二步!”車五陰笑著,又向前邁出一大步,提起重劍。

    我一手護住參王,一手拿著那半截肋骨,做了個防御的姿勢,車五一愣,向后退了一步。

    我心中一陣惡寒,沒想到剛才還談笑風生的車五看到這參王卻變了一個。曼霜也看出車五.不對勁,忙撲上去,扯住車五的衣袖,大喊道:“五叔,你要干什么?”

    車五一把將曼霜推開,惡喊道:“滾開,不讓你來偏得跟來,一點用也沒有,當魚餌也弄不死這小子!”

    我聽完腦袋‘嗡’的一聲,難道這都是圈套?我說那車五怎么喝那么多水,原來是怕我身懷絕技,自己不敵,用騷氣引出那千手佛爺,利用那山神除掉我,好陰險!

    我心一橫,要裝就裝到底,左右揮動那條肋骨,車五看我擺好了架勢,也不敢輕易沖過來,在他眼里,能殺了那‘朱龍尸怪’,給千手佛爺開膛破肚的,肯定不是二貨。

    我一邊盯著他,一邊扶起淚眼婆娑的曼霜,上揚了兩個聲調,但卻底氣不足,大喊道:“色字頭上一把……不對,財是穿腸毒藥,現在承認錯誤,我會當你一時被沖昏了頭腦,不會揭發……”

    閃電的寒光映過車五扭曲的臉龐,瘋狂的笑聲被響雷淹沒,風,止了。

    “你命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現在把參王交出來,免得魚死網破,不好收場!”車五說完眼神貪婪的盯著我手上的參王。

    “你這么想要這參王,為什么早不自己來挖,偏拽上我?”我也惡狠狠的看著車五。

    車五嘴角上揚,對我說道:“要是沒有那四靈之一的‘涅槃坨’,那參王這么會輕易現身,這次郭爺下了血本,把孫女都壓了賭注,哈哈。”

    我聽完只覺天旋地轉,腦袋成了一鍋漿糊,這一切都是那郭艮嶺七品葉所為?為了一株人參,竟舍得自己的孫女葬身獸口,我晃了晃腦袋,盡量使自己清醒。

    “那朱龍尸怪也是郭艮嶺造的孽吧?”我冷冷問道。

    “你沒必要知道太多!”車五惡狠狠的答道

    雨點打在臉上,充當分憤世的淚水,車五終于邁出了第三步,長劍寒光刺目,我卻笑盈盈的望著他。

    那條被車五打中七寸的巨蛇挺起半個身子,向后一縮,蓄力猛的張開大口,車五沒來得及喊叫,半個腦袋已經沒入了蛇口,和那只巨蛇一同翻滾著落入溝壑。

    善惡終有報!冷雨把那條巨蛇激醒,也把我的童稚淹沒。慨嘆人心險惡,眉目含笑,卻背后捅刀;古道忠腸,不過說說罷了。

    雷鳴電閃,雨過成河,我和曼霜互相攙扶著在密林中穿行,臉被秋雨打的麻木,耳朵被雷聲震的失聰。

    曼霜只是麻木的往前走著,不管腳下有沒有石頭,臉上辨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多些。

    我腳下一滑,摔倒在地,卻不想再站起身,一手攥著參王,一手狠命的拍打著地上的水坑,接受不了這突然的現實。曼霜‘哇哇’的哭出聲來,撲進我懷里,相擁而泣。

    走了半宿,雨還是沒有住歇的意思,曼霜嘴唇發白,不住的顫抖著,在林子里本來方向感就不是很好,又加上大雨瓢潑,不知走到哪了。

    我眼前突然一亮,看前面隱約中竟有一間破敗的山神廟,興奮的大叫了一聲,拉著曼霜就跑了過去,可剛到廟門口卻打了怵,這深山老林的怎么會有人在廟里生火!不會有鬼吧……

    曼霜從小在萬隆壽莊長大,什么行尸惡鬼都見識過,但看著那火光也只是搖了搖頭。

    這興安嶺的林子大了,還真是什么鳥都有。他***,愛咋咋地,就是鬼在里邊,我也得先進去避避雨。

    硬著頭皮,一步步向前挪蹭著,廟門塌敗,兩旁的石柱也只剩下半截,我咽了口唾沫,探頭向廟內觀瞧。

    正看到一個長毛怪物,在那‘呼嚕呼嚕’的怪叫著,嚇得我蹦起老高,大喊了一聲。那怪物也被我這嗓子驚住了,一抽搐,猛的將身子彈起:“誰,誰?”

    我聽著像是人在說話,心里一驚,又探頭向里面望了望,一看這哪是什么怪物,明明是一個衣衫襤褸,頭發蓬亂的乞丐。

    那人用手撩起兩邊蓬亂的頭發,左瞧右望,又喊了一聲:“誰啊?”

    我探出半個身子,擺了擺手,笑著對那人說道:“是我!”

    那人看到我先是一愣,卻不知在哪找了根發卡,將蓬亂的頭發固定在腦后,瞇起眼睛,細細打量著我。

    “我是誰?”

    我撓了撓腦袋,尷尬的答道:“我在林子里迷了路,到這避避雨。”

    那人沒有答話,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我,我這才反應過來,這山神廟又不是他家開的,他又不會吃人,怕他干啥?拉著曼霜就走了進來。

    看火堆快要熄滅,趕忙撿起一塊碎木填了進去。我倆在火堆旁烘烤著身子,那人一直沒有說話,看年紀也得有六七十歲了,要飯怎么要到林子里了。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從行囊中掏出一個還算完整的饅頭,用袖口擦了擦上面的雨水,掰了一半給曼霜。看那老頭喉結輕動,可我肚皮也在打鼓,顧不上那么多了,當即咬了一大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时时彩360走势图 2004nba总决赛活塞vs湖人 安徽11选5选号技巧 股票预测分析 华东15选5走势图表 捷报比分与波 秒速飞艇计划 每日股票推荐软件推荐 庆快乐10分钟开奖记 体彩排列3走势图 贵丰配资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走势图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日本av世界杯 迅雷 波多野结衣13全集无码 彩票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