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257章 別扭感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附在身上的鬼被我收走,那些乘客全部都醒了過來,左顧右盼,齊聲驚叫道:“這是哪里?我怎么會在這里?”

    “我記得我買了從東海到帝都的火車票,上車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怎么會這樣?”

    “我聽說一些火車上會遇到靈異事件,我們不會就遇到鬼了吧?”

    一時間議論紛紛,大家都紛紛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行李就要往外沖。

    藥門女子遞給我們每人一粒黃豆大小的藥丸讓我們服下,然后她的手猛地往地上一甩,一股白煙騰起,瞬間籠罩了整個車廂,那些乘客便紛紛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人事不知了。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那個震門的大漢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

    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他們,震門大漢吃驚地道:“你就是石墨?陰陽門的弟子?”

    我想不到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點了點頭,打聽他的名字。

    藥門女子也湊了過來,伸出手來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聽說你是龍家的玉牌貴賓,而且還是最年輕的玉牌貴賓,還以為你長著三頭六臂呢,想不到竟然是一個小鮮肉。身上的好東西不少呀,從哪個姐姐那里騙來的?”

    聽了她的話,我的頭上垂下了無數黑線,我這些法器都是自己得到的,哪里是從哪個姐姐那里騙來的?

    二人告訴了我他們的名字,震門大漢叫震東方,藥門女子叫藥白芷,他們都是以自己的門派為姓,很顯然不想把自己真實的名字示人。

    喜兒姐姐和兇靈在擋住了剛才那波攻擊以后就回到了我的身體里,藥白芷轉著眼珠四處掃視了半天問我:“小弟弟,剛才那兩個鬼呢?是你養的嗎?”

    我看二人不像是壞人,便把喜兒姐姐和兇靈的來歷告訴了他們,二人卻是感到十分驚奇,想不到我這么年輕,竟然能收服兇靈和喜兒姐姐實力這么強大的兩個鬼。

    這輛火車是從東海始發的,終點站是帝都,他們兩個都是從東海上的車,竟然都是應龍翔天之邀,去帝都匯合然后去東北省的。

    他們也是去東北省的?這次龍翔天邀請了這么多人,到底去做什么?

    問過他們我才知道,原來從過年前,他們就一直呆在東海,據說東海好幾個地方都出現了靈異事件,被人發現了幾塊石碑,每一塊石牌出現的地方都是極陰之地,有不少人死在在附近。

    他們調查了很長時間,可是并沒有發現其中的秘密,這次龍翔天說在東北省又發現了類似的靈異現象,大家才一起去東北省看看,能不能從那里發現一些線索。

    他們事先也不知道會在這里遇到彼此,震東方在發現車廂里不對以后,就假裝喝醉,到各個車廂時亂轉,他在另外幾個車廂里也看到了幾個正常人,然后轉到我們車廂,就發現了我們。

    還有幾個正常人?

    聽到震東方這么說,藥白芷和我們一直好奇,大家便一在震東方的帶領下,一起向另外幾個車廂走了過去,發現每個車廂里都是橫七豎八地躺著許多尸體,很顯然這些都是被鬼附身的乘客,除此以外,就是一些受傷以后在地上哀號的傷者。

    很顯然,震東方發現的那些正常人,也是修道者,可是他們在和那些鬼戰斗的時候,卻沒有我們那么注意,誤傷了許多乘客。

    看到那些傷者在地上翻滾,嘴里發出痛叫聲,藥白芷臉上露出不忍的表情,從懷里拿出藥丸來給他們一下服下。

    喜兒姐姐在我身體里道:“我早就聽說藥門都是菩薩心腸,最見不得別人受病痛折磨,今天一見果然如此。”

    可是震東方顯然沒有這樣的好心了,從車窗里向外看去,此時火車已經馳出了隧道,在一望無際的田野里飛馳,他指著遠處的一輛商務車大聲對我們道:“那些人一定在那輛車子上,我們快點追過去!”

    藥白芷白了他一眼罵道:“你有點同情心好不好?這里有這么多人受傷,生命垂危,你還想著去追人。罪魁禍首又不是那些人,你追上他們又有什么用?”

    我猜測那些人十有**也是四大族或者哪個組織的高手,說不定他們也是在東海調查石碑的事,聽說東北省又出現了石碑,才會和我們坐上了同一輛車。

    震東方被藥白芷罵得一愣,可是卻并沒有和她反駁,點點頭道:“你說的也沒有錯,那我們就先救這些人吧。”

    我想不到外表看起來很兇的震東方,竟然這么好說話。

    火車在下一站停靠的時候,我們把所有傷員的傷口都包扎好,也給他們喂下了藥丸,火車站上停著好幾輛黑色的警車,火車一停下來,便有兩隊黑衣人沖了過來。

    我認得這些黑衣人是特事處的成員,領先一人更是我們的老熟人。

    云上鷹遠遠地看到我,便高聲招呼道:“石墨,你怎么也在這輛車上?”

    看到我認識云上鷹,藥白芷和震東方同時看了我一眼,震東方冷哼一聲問道:“石墨,你認識這個鷹犬?”

    鷹犬是對為政府出力的修道中人的貶稱,就像古代的八扇門一樣,是同道人所不齒的。

    云上鷹聽到震東方這樣稱呼自己,臉色稍怒,但是隨即卻是恢復如常,我不得不在心里暗贊這人的城府之深。

    不知道為什么,我在看到云上鷹的時候,心里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覺得很不舒服,可是又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也許,我自己的心里對于這種倚仗著政府方面的勢力,也有一種本能的反感吧。

    我們把路上發生的事簡單地給云上鷹介紹了一下,云上鷹讓我們放心,這里的事他們特事處會處理。

    云上鷹和我們說了幾句話,然后就帶著特事處的人去處理火車上的事了。

    這次死傷了這么多人,我不知道他們會以什么樣的借口向外界隱瞞這件事。

    “石墨,你一定要離這些鷹犬遠一點,我們修道中人抓鬼降妖,救助弱者那是天職,這些鷹犬可都是一些為了升官發財,什么人都敢利用的家伙。你把他當成朋友,說不定哪一天他轉眼間就會把你賣出去。對了,你養的那兩個鬼,可不要讓這個云上鷹知道了,否則可就麻煩了,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震東方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

    藥白芷也點了點頭:“嗯,震大哥這話說的不錯。反正從以前,我們修道中人都把這樣的人看成恥辱。”

    看來云上鷹這人的名聲在修道界并不算好,我看著遠處他指揮著自己手下忙碌的背影,不知道心中那種別扭的感覺從何而來。

    震東方給龍翔天打電話,把在車上遇到的事告訴了他,龍翔天讓我們在車站里等一會,他馬上就派人來接我們。

    過了一會,一輛商務車來到車站,我們上了車便往帝都方向開去。

    到達帝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車子直接開到了上次和紫煙去過的那個四合院。

    姑蘇薇兒卻是不愿意和我們一起去龍家,在半路上下車,自己打車去學校了。

    一見面,龍翔天便充滿歉意地對我道:“石墨兄弟,年前你在帝都的時候,我正好有事在外地回不來,不過后來我聽說那件事你們也算是解決了。對了,西門家一直想要破除那個風水詛咒,但是沒有做到,他們沒有好好謝謝你嗎?”

    龍翔天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他認為我和西門家走得太近了,想要和西門家合作?

    我也沒有向他多說什么,畢竟我只是他們龍家的貴賓,相當于古人的客卿而已,又沒有賣身給他們。

    龍翔天告訴我們,還要再等幾個人,三天以后出發,然后便離開了,龍家的繼承人,自然有許多事要做。

    慕小喬要到晚上還才到帝都,她當然不會像我一樣做火車,壯男李彭程會送她到帝都來。

    我有些不放心,專門給她打電話,要她路上注意點,慕小喬不以為意地在電話里對我道:“哼,我巴不得遇上幾個鬼給我練練手呢,你不知道,我現在可不是原來的我了。你老是小瞧我,等見了面,讓你看看我們控靈門的厲害之處!”

    控靈門的道術到底都有什么,我還真沒有見識過,不過慕小喬學會了法術,以后我也不用擔心她了。

    震東方和藥白芷先后離開了會所,我自己在里面呆著無聊,特別是上次接待我的那個女孩子,她老是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似乎真的像上次她說的那樣,隨時準備為我獻出一切,我覺得很尷尬,便也信步離開了會所。

    上次我雖然在帝都呆了好幾天,可是卻沒有好好在這里玩一下,便想打電話問問姑蘇薇兒有沒有時間,讓她帶我在玩一圈,拿出電話發現屏幕上亮著西門嫣然的號碼。

    “石墨,聽說你來帝都了?有沒有時間出來一起吃個飯呀?上次的事我還沒有謝你呢,我請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时时彩360走势图 球探网即时指数 河北11选5中奖概率 竞猜篮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11选5彩金 极速飞艇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 河南22选5最新开奘结果 吉沢明歩 中文字幕 快乐赛车是哪里的 股票什么是上证指数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情况 香港六合彩官网 3d独胆专家预测独胆 nba篮网主教练现任 北京赛车pk10冠军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