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正文 334、最終章(驚怖大結局)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劉楠對我們說完了這一切,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過去了一個小時,她真的渾身潰爛,爛的不成人樣,就這么散了氣。

    我和龍哥謹記她的囑咐,將她藏尸在床底下,只等趙金龍來處理。反正他是干火葬場生意的,處理尸體是老本行,比我們專業。

    我和龍哥穿戴整齊,偷偷溜了出去。我們回了一趟武漢大學,在學校門口正看到李半仙兒拽著張蕾蕾出來,這老兒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張蕾蕾對他言聽計從。我們出現的時候,把兩人嚇了一跳。

    張蕾蕾跳起來道:“你不是出事兒了嗎,這老頭兒還說帶我來見你,你怎么好好的?”

    李半仙兒撓著腦袋,好半天說不出來話,我這才知道他拿這個幌子哄騙張蕾蕾出來的,看著張蕾蕾焦慮的樣子,我心里一陣感動。

    我們已經從明妃那里知道了一切,自然也就不需要找張蕾蕾了。我們把明妃劉楠找到我們的事一五一十的對李半仙兒說了,李半仙兒搖頭直道可嘆,張蕾蕾也是一片黯然。雖然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她對五百多年前的事已經淡忘的差不多了,可劉楠畢竟曾經是她的親生母親。

    不止劉楠知道沈昭明在找我,連李半仙兒也聽到風聲,全城都在搜尋我,沈昭明已經對他的人下了死命令,今晚誓要抓到我。

    如今我們已經是十萬火急了,再回趙金龍的私宅也不是辦法,說不好還會禍及到他。

    我們無奈之下,只好向佟教授求救,佟教授也真是仗義,立刻就安排郭警官用警力送我們出城,直接在另外一座城市買了去往遙遠北國的飛機票。我、張蕾蕾、李半仙兒和龍哥四個人,就這么離開了省城。

    至于其他的善后工作,佟教授他們一直在為我努力掃尾,我們飛抵北國的過程中,一路綠燈,暢通無阻。

    我們約定好了,就在明年再進地宮的時候,和佟教授他們一起進去,真正解開這所有的謎團,還有最重要的,我要見到我最深愛的小雯。無論付出什么代價,我一定要再見他一面,那怕是死,那怕是萬劫不復,那怕是墮入輪回,我一定要再見她一面。

    我們在北國好吃好喝呆了很長時間,差不多快有半年左右了,期間花銷都是趙金龍送我的那筆巨款,我真擔心以我的消費能力,這輩子怕都難花出去。

    我們得到第二年再進寒風寺地宮的時間,已經是來年的五月初了,當時我和龍哥還在游戲機室打游戲,跟一幫小孩子們玩的不亦樂乎,莫名其妙就接到陳思可的電話。

    陳思可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她說:“你該回來了,下地宮的日子是丁巳月壬子日,自己多保重。”

    我吃了一驚,這個時間我早在許多場合見過,卻一直不明白個中意思,到今天我才終于懂了。事實上,直到過了那一天,看到全世界所有的媒體上都在報道這一天發生的事情,我才真的明白,其實那時候,我仍舊不懂這一天的含義。

    我急忙訂了機票飛回來,提前一天在佟教授那里會合,在此之前,我已經跟佟教授聯系過,確定了形成安排。佟教授這次沒有再找大規模的當兵的,只帶了郭警官一個人,而我的案子,早讓佟教授和趙金龍兩人聯手給擺平了,對他們來說,花點時間,這種事并不是什么大事。

    在此期間,郭警官一直利用自己的情報網絡試圖找到沈昭明,這沈昭明也當真厲害,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郭警官花費了大量精力,依舊找不到沈昭明的任何蹤跡。他就像真的人間蒸發了一樣,從此杳無蹤跡。

    這天我們做好了各項準備工作,只等第二天前往寒風古寺,這連日來我內心十分緊張激動,在離開省城跑路的這段時間里,我日思夜想的就是小雯。雖說和張蕾蕾相處了這么長時間,我卻漸漸把這種感情變成了濃厚的友情,我看到她不會再緊張,也不會再激動,可是對小雯的感情,卻隨著時間推移,更加難以割舍,只要一閑下來,我腦海里便全是她的影子,重下地宮的日子對我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強烈的期盼。

    能見小雯,對我來說,幾乎成了我現在活下去唯一的動力,哪怕只是一眼,對我來說也夠了。

    我們在佟教授的辦公室里吃過午飯,佟教授做了進一步的安排,這次他查找了更加詳細的資料,每個人的分工也更加明確,盡可能的做到科學合理。就在我們緊鑼密鼓的做工作的時候,佟教授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他放下電話告訴我們說,老曾兒子出事兒了。

    我心里不由一沉,老曾兒子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這個時候出事,是不是有什么深層次的含義?

    佟教授說,老曾一再強調,一定要我過去看看,因為他兒子這回出的事兒,可能跟我有某種關系。

    佟教授考慮了片刻,說:“我聽老曾說的很急,還要我們現在就過去,省城距離濟城很近,不如我們現在過去看看。老曾這人一貫臉皮薄,臭書生氣,他能開口求人,肯定不簡單。”

    我也正擔心他的安危,我們在外面跑路這段時間,我跟所有人都斷了聯系,老曾估計是實在找不到我了,才來找佟教授的。我真想不明白,老曾他兒子好好的,會出什么事,而且他指定要找我,肯定就跟陰陽術數有關系,難道他兒子撞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不過,如果是一般的東西,以大紅的本事,都能化解的吧。大紅雖然已經恢復正常了,可她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主兒,威名赫赫的陰龍眼,一般孤魂野鬼可以直接就嚇退了。

    我心里揣著狐疑,郭警官怕路上有變故,還特意給我們安排了安保,我們一路上好幾輛車浩浩蕩蕩的開往濟城。

    我在濟城看到老曾的時候,差點認不出他來了,他整個人看起來異常蒼老,像是老了十幾歲,已經有些老態龍鐘了,連背都駝了起來,看著很是怕人。佟教授跟他同齡,可兩人一對比,差距非常明顯,像是隔了一個時代的人。

    而青春漂亮的大紅,看起來也跟她實際年齡差距非常大,像個三四十歲的中年女人,皮膚粗糙,身材臃腫,早沒了我們初見她時的模樣了。

    而他倆的孩子,卻長得異常的肥胖,比一般的同齡嬰兒都要大上許多,看著非常健康,只是偶爾跟他目光相對,可以隱約看出他目露兇光,我大為吃驚,因為嬰兒我也見了許多了,還從沒從見過哪個孩子會有這樣的怪異目光。

    李半仙兒跑過去掀開老曾的衣服,我開了胎眼,就看到他背上光禿禿的。再看那嬰兒背上,卻正是那詭異的十二顆人頭像,我頓時懵了。

    李半仙兒肅然道:“你們兩位還想不想要命了?”

    老曾和大紅雙雙跪下來給李半仙兒磕頭,李半仙兒道:“你背上這東西,原來就是寄生在你身上的陰靈,現在他孕育出了你兒子。你倆的精氣神,全讓這東西吸了過去哺育自身了,所以你們會越來越老,而他則會飛速長大,你們一直養著他,你們活不了多久,這孩子總有一天會吃了你們。”

    李半仙兒的話把我們都嚇懵了,老曾嘆氣道:“我就是看這孩子長的不正常,醫院都查不出來,才懷疑是不是又撞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才想到找曉天來看看。”

    李半仙兒道:“曉天,你在泰國的降頭師身上,也見到過同樣的圖案對不對,據說是中了降頭術的原因?”

    我道:“對,老曾,你曾說過你住寒風古寺的時候,有一回夜里的奇遇,你救了的黑衣人后來離奇失蹤,而你在家里昏睡了多日。我估計,那黑衣人就是個陰靈,他一定中過降頭術,這個人多半與寒風寺地宮有關系,因為那趟探險隊里,木子就是來自泰國,隊伍里還有別的身份不明的人,我們也不知道,這里面到底還有誰。”

    李半仙兒大手一揮,拍板道:“老曾,如果你不介意,我們把你孩子也帶到地宮里去,明日就是真相揭露的時候了。”

    老曾也真是個爺們,遇到這種事兒,別人肯定猶豫半天,畢竟老來得子,兒子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可老曾不是這樣的人,他說,要不能讓兒子變回正常,還不如讓他死了,他要是長大了害人,成了社會敗類,就是他老曾的罪過。

    我們帶著老曾一家也去了省城,離開濟城之前,佟教授特意帶我去我們家小區里轉了轉,我看到我媽買菜回來,她老了許多,走路腳下有些蹣跚了,我眼眶濕潤了。作為人子,我簡直是太不孝了。

    我沒來得及跟我媽相認,就連夜回到省城,修整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驅車到了寒風寺地界。我們嫻熟的下了地宮,找到地下皇城的時候,卻發現本來黑沉沉的皇城里,竟然燈火通明,恍如鬼市。

    我們一行人,大多見識過黑暗中的地下皇城,這番詭異的情景極為嚇人,而且非常不合乎邏輯。

    我們走進皇城里面,才發現諾大的皇城里,竟然全都是燃燒著篝火的碩大火盆,火盆里烈火如織,燒的正旺盛。火光明滅中的皇城空無一人,顯得異常詭異,我們一群人心里都毛毛的,卻的這事相當奇怪,跟我們預想的完全不同。

    再次下地宮之前,我們做過千百種假設,卻唯獨沒人能料想到皇城里竟然會是這副模樣。

    我們一間間的宮殿里找,突然張蕾蕾驚呼道:“里面有火光——”

    我定睛一看,就看到皇城深處冒出沖天火光,那火光奇大,好像是有宮殿著火了,黑煙夾雜著大火升騰到半空,聲勢浩大,頗為嚇人。

    我們急忙趕過去,穿過一道道宮門,一直奔到發大火的地方,就看到一座異常龐大奢華的宮殿門前空地上燃起了大火,那大火中有個東西已經被火舌包圍,我們跑了過去才看清楚,那東西是座雕像。

    張蕾蕾吃驚道:“姐姐的青石像,是誰這么狠毒?”

    我眼見小雯的石像已經被燒成了焦黑色,那大火還在嗶嗶啵啵的燒著,聲勢相當驚人,我想要救火,撈出石像,可看這情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李半仙兒縱觀四路,道:“沈昭明已經來過了,你看這宮殿格局,已經被人為的動過,多半就是沈昭明的手筆。”

    李半仙兒話才說完,就聽到一個清朗的聲音道:“好眼力,小李,咱們師徒又見面了。”

    這聲音我再熟悉不過,心里一凜,就看到一個須發全白的老頭兒由一年輕人陪著,正緩步朝我們走過來,這老頭兒化成灰我也認識,就是害死我爺爺的仇人沈昭明,跟著他的年輕人不用說也知道,就是趙廷如了。

    李半仙兒看到沈昭明,恨的牙癢癢,半個世紀前,就是他師父沈昭明指使大師兄楊直滅了李半仙兒滿門,還將他困在七星連煞風水局,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我怒問沈昭明道:“你燒了這青石像做什么?”

    沈昭明道:“我若不燒了這東西,楚國鬼師丹寧,她會出來見我嗎,我這是在逼她。”

    我站在大火邊上,望著小雯的石像被燒的分崩離析,斷裂成很多塊,心里不由的難過,就跟這被燒的是小雯一樣。可惜火太大了,大到憑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撲滅它。

    這時,我像突然聽到大火里傳來一聲呻吟,這聲音像觸電一樣刺激了我,在場眾人,無不目瞪口呆,我相信這不是我的幻覺,大家都聽到了。

    我再抬眼朝石像看去,卻見烈火中紅影一閃,小雯整個人便如火鳳凰一樣從篝火堆中飄了出來,一直飛升到半空中,然后緩緩降落下來,落在我面前。

    我眼里的小雯一身血紅大袍,膚如凝脂,還是那么漂亮可人,她沒有胖一分,也沒有瘦一分,還和跟我分開的時候一樣,只不過她的眼神,變得更加深邃澄明,不像之前那么渾濁木訥。

    我顫聲道:“小雯——”

    小雯看也不看我一眼,她的目光落在空蕩蕩的空地上,環顧四周,眉頭便皺了起來,沈昭明迎了上去,道:“你別找了,這風水格局是我布下的,今天你必須要死。這樣的日子很難得,你只有在這一天死去,才會真正的灰飛煙滅,這一天嘉靖帝等了五百多年,而我,也等了很久很久。”

    小雯道:“不對,這種格局,只有風水鬼師才能布置出來,不是你。”

    沈昭明面色一滯,小雯突然朝他飄了過去,我只覺眼前飆來一陣颶風,吹的我眼睛都難打開,小雯就化成一道火影沖向沈昭明。說時遲那時快,趙廷如用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擋在沈昭明面前,他還沒來得及再說話,就被小雯穿胸而過。

    說穿胸而過,一點不夸張,小雯消瘦的身體真就像子彈一樣貫穿趙廷如的胸膛,趙廷如的身上多了個碩大的血窟窿,整個人就這么倒了下去,濺了沈昭明一身的血。

    沈昭明道行果然高出許多,他險險的避開小雯,小雯冷笑道:“我說過,這陣法不是你布下的,你沒這種本事。”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沈昭明這樣的人居然會害怕,他看小雯的目光,透露出真切的恐懼,這種恐懼,是弱者對強者才會流露出來的恐懼。

    小雯掐住了沈昭明的脖子,沈昭明面色一緊,這時,黑暗中突然傳來一個極為蒼老的聲音道:“放開他,布陣的人是我——”

    我們都朝發出聲音的人敲過去,我心里一百個疑問,心想當世高人里面,沈昭明已經是頂尖的了,這陣法不是他布下的,難道還有別人不成?

    就看到黑暗中走出一個頭發白的跟沈昭明一樣的老頭兒,那老頭兒老的不像樣子,面容枯槁,活像具尸體。這張臉我覺得非常眼熟,卻怎么都想不出來在哪里見過,思來想去的好半天,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就想起在郊區鬼別墅里的時候,沈昭明在別墅里擺的那只木雕菩薩跟這老頭兒長的一模一樣。

    我吃驚道:“他是風水鬼師楊仁,沈昭明的師父,沈昭明把他復活了!”

    在場這些人只有李半仙兒聽過楊仁的名字,可是沈昭明的厲害,大伙兒都見識過,這杯沈昭明復活的楊仁又是他師父,楊仁的厲害程度大家猜都能猜到,我們一群人都懵了。郭警官本能的端起了槍,可是槍支對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著楊仁四平八穩的走到小雯面前,我倒吸了一口冷氣,李半仙兒道:“枉費老夫活了這一把年紀,竟然猜不透這世上竟然有這種奇事,沈昭明真把我們的祖師爺給復活了,風水鬼師活了。”

    小雯道:“就算你是風水鬼師,在我眼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楊仁道:“話是這么說,你在冥界當然是響當當的第一人,可在五百多年前,你仍舊被嘉靖帝算計,他不止毀了你鎮秦嶺百脈的風水格局,還害你又在墳墓里躺了五百多年,將你封印這么久,就是為了等這一天,讓你徹底魂飛魄散,消寂于三界之中。你說你高明,可跟嘉靖帝比起來,你也不過是他鼓掌中的玩物,所以我楊仁,也有可能打過你?”

    我抬眼看這宮前廣闊的空地上,一切擺設都如舊前,可我越看就越覺得其中奧妙無窮,易理變化千變萬化,我越看就越是迷糊,竟然看呆了。李半仙兒拍拍我肩膀道:“別亂看了,這種窮奪天工,窮天地奧妙的風水術,不是咱們這種級別的風水師能看懂的,你越想鉆研明白就越不明白,反而亂了心神。”

    我點了點頭,小雯看楊仁的眼神已經有了幾分殺意,我突然發現,雖然眼前的小雯模樣還是一年前的小雯,可她的眼神變了,變得我異常陌生,跟我之前認識的小雯判若兩人,趙廷如觸目驚心的尸體就是明證。

    小雯朝楊仁身前走了一步,楊仁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小雯再走一步,楊仁又退了一步,龍哥奇道:“我還以為風水鬼師多厲害,也不過這路貨色,還沒打呢,都嚇成這樣了,真是太掉面兒了。”

    我卻看出楊仁的退,并不是害怕,他目光堅定,與小雯的目光隱隱相持不下,兩人正較著勁兒呢,小雯退到第四步的時候,就停了下來,道:“五步殺陣?”

    楊仁道:“高明,你已經煉出了仙體,非這五步殺陣不能傷你。”

    小雯道:“五步殺陣是能限制我,你也知道,我今天必須離開地宮,否則嘉靖帝為我設下的奇局會將整座地宮摧毀,你用此陣困住我,逼我形神俱滅。”

    楊仁森然道:“一同毀滅的,還有嘉靖帝真身。”他有意無意的瞟了我一眼,我從他眼里看出殺意。

    小雯道:“你想取代他?”

    “他設下的如此龐大的局,如果不善以利用,豈不是浪費了,我跟他的目的一樣,是要取代你在冥界的位置。不過,嘉靖帝的真身遠不如他預想的,他根本成不了事,既然是這樣,不如讓我來替他做冥界霸主。”沈昭明道,他替楊仁把最關鍵的話給說了出來。

    我聽了這番話,才真正明白,原來所謂嘉靖帝的陰謀,就是稱霸整個冥界,而小雯,便是冥界的霸主,我像聽天書一樣聽他們對話,很懷疑自己是否聽錯,我壓根就不信這世上真有這種奇事。

    小雯沒有理會沈昭明,他隨手朝地上一指,地上亂七八糟擺了許多朽爛的木頭,已經很有些年頭,那木頭就自己立了起來,在地上拼湊成人的模樣。小雯拿出一張符鐵在木頭人額頭上,又沖它吐了口生氣,那木頭人便真的自己立了起來,朝宮外走去,它走了五步,全身就起了大火,直燒的嗶嗶啵啵的亂響,片刻功夫就燒成了一堆灰燼。

    我看在眼里,簡直驚為天人,小雯破五步奇陣的方式竟然如此簡單,能做到她這種地步的人,恐怕三界當中,也沒有出其右者了。

    小雯冷冷一笑,突然拔地而起,飛到了半空,朝黑暗深處飛去,才眨眼功夫就化成了一個小點兒。

    李半仙兒道:“她要離開地宮。”

    小雯飛升到不見的時候,突然山洞深處傳來崩塌的聲音,我尋著聲音望過去,就看到黑暗的極限出,爆出一團火光。那團火好似一團火球,卻越少越大,郭警官遞給我一只紅外線望遠鏡,我得以看清楚,那黑暗深處已經燒成一片火海,在火海當中,一條碩大的青蛇掠過火海,依舊堅毅的朝前飛過去。

    沈昭明對他師父說:“果然是冥界霸主,嘉靖帝窮盡心力布置下來的風水局,竟然只能重傷她,卻不能弄死她。”

    那楊仁道:“她大限已經到了,嘉靖帝的心思,豈是你我能猜到的,他打定主意要算計丹寧,丹寧就一定逃不了。丹寧現在受了重傷,她現出真身逃走,為的是阻止嘉靖帝的陰謀,不過以她的重傷程度,應該飛不遠。”

    我移動紅外望遠鏡搜尋青蛇的蹤跡,果然在遠處一座洞口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青蛇蜷縮成一團。我見那青蛇額頭上一片灰暗,是傷了元丹的跡象,傷了元丹的陰靈一般壽命很短,這種情況下,就需要陽火旺盛的東西來補,要說陽火旺的,非我手里的地火蜈蚣莫屬了。

    我催動風水棗羅盤,催出地火蜈蚣,朝青蛇一指。那地火蜈蚣便朝青蛇直奔過去,很快與青蛇融為一體,青蛇便在楊仁和沈昭明的眼睛底下,有飛了起來,掠過山洞,飛向山外,沈昭明氣的發抖,顫聲道:“你——壞我大事——”

    我突然明白了,我爺爺一再強調地火蜈蚣的重要,乃是破解嘉靖帝陰謀最厲害的東西,原來作用就在這里。

    沈昭明帶著楊仁殺氣騰騰的就直奔我過來,李半仙兒想阻攔,又哪里攔的住,被沈昭明一張擊飛。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見了小雯最后一眼,雖然她好像已經完全忘了我,我目的畢竟已經達到了,對人世已經沒什么留戀了,便也拖著風水羅盤迎向沈昭明。

    這沈昭明知道我的底線,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快如鬼影,朝我沖過來,我拿羅盤還擊,腳下走的是千變萬化的九宮八卦陣法,身影在地宮里,也是變化莫測,險險躲過了沈昭明的數次攻擊。

    就在我劣勢明顯的時候,老曾的大胖兒子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哭的十分凄厲,在這偌大恐怖的地宮里,恍如惡鬼,把在場眾人都嚇壞了。

    老曾兒子從離開濟城到現在,就沒哭過,這還是頭一回哭,兇惡如沈昭明也停止了對我的攻勢,朝老曾兒子看過去。

    楊仁瞟了一眼老曾兒子,奇道:“這小子不對勁——”

    我一看他們眼神,就知道不好,急忙竄過去奪過老曾兒子,那小胖子在我懷里就立刻停止了哭泣,拿眼鏡滴溜溜的看著我。

    我見他眼神奇異,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對,這才不到一歲的小子,竟然張嘴發出異常蒼老的聲音,沖我道:“賴重天見過主公——”

    我頓時懵了,奇道:“你說什么?”

    老曾兒子道:“臣賴重天為了得見主公,不得已用了這種法子,只為主公能得償所愿,臣死也了了心愿。”

    我隱隱有不好的預感,道:“你是賴氏后人,那我問你,泰國的賴氏最后一位嫡系傳人,和你是什么關系?”

    老曾兒子道:“那就是我,二十多年前,我并沒有死。主公您在泰國遇到的降頭師,他對你只說了一半真話,他學了我的風水術,原來答應我來地宮替我做完最后一件事。可惜他事后反悔,對我施了降頭術,幸虧我道行精深,無奈之下又潛逃回中國,重傷斷氣之際,在地宮附近遇到了一個生人,我便用巧術將自己的魂魄封存在這個生人身上,只為等到今天。”

    老曾兒子說完話,突然張嘴咬在我喉嚨上,我只覺得喉嚨處一陣冰冷,熱血頓時流了一身,老曾兒子道:“主公,我賴氏一門做到了,我便是讓你回到過去的密碼,現如今,你才是真正的風水鬼師,舉世無雙的鬼師。”

    我身下一軟,老曾兒子就掉到地上,摔的大哭,李半仙兒將他抱起來,遞給了老曾,李半仙兒又追上我,沖問道:“曉天——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一愣,便只覺得身上出奇的冷,可內心里卻是一團火熱,佟教授給我遞來鏡子,我望見鏡中的自己,雙目赤紅,面容仿佛蒼老了幾十歲,已經有老頭的感覺了。我望著鏡中的自己呆住了,這還是我么?

    沈昭明和楊仁雙雙撲了過來,我本能的穿梭在兩人當中,來去自如,以不變應萬變,而我喉嚨處流出來的鮮血,卻早已染濕了全身的衣服。我在濃烈的血腥味道下,出奇的瘋狂,我看著地宮的宮殿排布,覺得異常熟悉,這真就好像是我自己設計出來似的。

    楊仁和沈昭明一一倒在我身下,被我蹂躪致死,李半仙兒和龍哥他們,看著我不寒而栗,驚慌失措。 ——

    我看到離去的青蛇又飛了回來,它飛到我面前,化成小雯的模樣。

    我顫聲叫她:“小雯——”

    小雯卻冷冷道:“我不是什么小雯,幾千年前,我是楚國鬼師丹寧,掌管陰陽教,許多年后,我的陰陽教發展壯大,我立教有功,被封為冥王,掌管冥界。為了鎮住華夏龍脈,防陰邪之物作亂,我化身山巒鎮住秦嶺龍脈,你卻為了一己之私,為了奪取皇權,不惜毀了我的真身,我這才纏住你不放,以求報復。沒想到你不思悔改,竟然利用我想奪取冥王之位,拿天下無數百姓的性命來搏,想先殺我,再用無數新死冤魂攻克冥界,以此穩定冥王大位,你打錯了算盤,我已經破了你的風水大陣。”

    我呆呆的望著小雯,小雯怒道:“來吧,你我終有一個要灰飛煙滅掉,這是宿命,也是挑釁冥王的惡果。”

    ——

    在我與小雯的博弈中,在千里之外的蜀中,一場浩劫正以摧枯拉朽之勢覆蓋而來,冤死的百姓數以十萬計,據說,這便是我當年設下的殺人局之一,冥王小雯破掉了我的大局,但這種惡毒風水局的惡果,依舊在荼毒著天下百姓,無數孤魂野鬼因此流向冥界,我的罪孽一開始便已經注定。

    這是戊子年丁巳月壬子日,2008年5月12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时时彩360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彩乐乐 今晚3d开奖号码是 关于搜查官的剧情番号 幸运飞艇计划人工群 重庆幸运农场 十一选五2胆全托多少钱 5分彩是正规的吗 2012最新港台三级片 河北排列7走势图 一本道丝袜伦理快播 极速11选5 南昌麻将8翻算子口诀表 山西11选5走势图 足球指数赔率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排列五1000期走势图儿